段落標題圖示
1 總理 孫中山先生

甲午年(一八九四)之春,中、日之間有事於朝鮮,先生觀察大局有變,慮滿清腐敗無以應之,徒致國危民困也。

時李鴻章以漢人承擔重任,且為「洋務運動」主持者,並亦為香港西醫書院之名譽贊助人,先生欲有所匡救於時,乃作書上致之,期李能恢擴宏圖,勤求遠略,自「人盡其才、地盡其利、物盡其用、貨暢其流」之大經大本致力,勿徒羨「堅船利砲」而舍本逐末。

書上,李末能納,惟為發「農桑會籌款護照」一紙,亦見其不拒之意。

先生遂偕陸皓東遊京、津,復溯長江入武漢,以觀察形勢,預為他日建旗倡義、再造中華之計。

乃秋,中日戰起,清軍屢敗,先生視時機已至,乃再赴檀香山,欲糾合海外華僑,組黨救國;至十月二十七日(陽曆十一月二十四日),興中會遂告誕生。

 

文章插圖

孫中山先生,號召華僑同志,創立興中會之革命組織於檀香山茂宜島。
 
 
先生創立興中會,明揭振興中華之宗旨,同時凡入會者均秘誓以「驅除韃虜、恢復中國、創立合眾政府」之目標,並以選舉方式推定正副主席與職員,其組黨目的與組織精神於此可見。
 

先生於乙未(一八九五)年初,自檀香山返香港,聚晤舊友陸皓東、鄭士良、陳少白、楊鶴齡、尢列等,籌立興中會總部以進行國內起義。時有楊衢雲、謝纘泰等人,先已以「開通民智、改造中國」為宗旨創立「輔仁文社」,先生以志業相近,遂與接洽,衢雲等欣然同意舉全社併入興中會;於是租定總會所一處,託名「乾亨行」,即於正月二十七日(陽曆二月二十一日)正式成立興中會總會,與會者皆以「驅除韃虜,恢復中華,創立合眾政府」為誓,並改訂章程,發布宣言,積極籌備舉義。

二月二十日(陽曆三月十六日)以幹部會議決定:先攻取廣州為根據地,並採用陸皓東所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為起義軍旗,即分工展開各種活動,先生主持前方發難任務,衢雲主持後方支援工作。

先生旋入廣州,創農學會為機關,並以廣徵同志;各項準備甚為順利,乃定重陽節為起義之日。

 

不幸屆期衢雲在香港誤事,以致事機敗露,陸皓東、程耀宸、程奎光、丘四、朱貴全等多人被捕殉難,首次起義乃告失敗。

事敗後三日,先生始脫險至香港,旋偕陳少白、鄭士良赴日本。

九月二十八日(陽曆十一月十四日)船抵神戶,時廣州義舉已喧騰東鄰,先生閱報,見有「支那革命黨孫文抵日」數字,因語少白曰:「革命二字,出於易經『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』一語,此語吾輩宗旨相符,即以革命稱吾黨可也。」自此,先生神聖高遠之救國事業,乃正名為「革命」。

近代中國實亦由先生首用「革命」一詞,並直指「革命之名詞創於孔子」,而絕不認其為譯自西文或得自日本,蓋日本實借自中國之易經也。

至於以「順乎天而應乎人」為革命之定義,其意境自高於一般輕用之者,故又屢言「革命為寶貴尊嚴之名詞」,「革命者,乃聖人之事業也」,以見其內心對革命事業之虔誠莊敬。

 

先生自神戶至橫濱,訪晤馮鏡如等,即行組織興中會橫濱分會,公開革命宗旨。旋即斷髮改裝,再赴檀香山,並為周遊美歐之計。

翌年丙申(一八九六)四月,遇業師英人康德黎於檀島市街,相約於遊美之後即赴英倫會晤。

八月,先生於自西徂東橫游美洲大陸後,即由紐約乘船赴英。

 

[  回上頁  ]